搜索
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張天杰:小說集《江南可采蓮》

[復制鏈接]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chongfu 發表于 2018-12-17 13:43:17 | 只看該作者 |只看大圖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樓主
chongfu
2018-12-17 13:43:17 392 0 看樓主
    此冊收錄十多篇小說,也即虛構類的文字,最早寫于2003年,最晚則亦2010年矣。內有《柳葉與桃花》《楊柳愛》《西風恨》《藍》《江南可采蓮》以及《失戀的楓香樹》等風格不同的一代人“致青春”的小說,存此數段江南之印記,或可偶發幾許悠遠之思念。

作者簡介:

   張天杰,1975年生,浙江桐鄉人,湖南大學岳麓書院歷史學博士,復旦大學哲學學院博士后,現任杭州師范大學副教授。有學術專著《張履祥與清初學術》《蕺山學派與明清學術轉型》以及《霧豹集》《夢花聽雨》《語水詩草》等詩文集。盤桓江南之林泉,聊發思古之幽情。喜讀雜書空牢牢,偶作閑文意沉沉。無奈綠水歸東海,有待素心印舊痕。

目錄:

“非典”時期的愛情

血紅的桑樹林
寓言三則
柳葉與桃花
梅與榴
阿蕙
小小說六題
江南可采蓮
楊柳愛
西風恨
失戀的楓香樹
后記

天杰君是高校的教師,研究江南的儒學,沒有想到他也喜歡寫作小說、散文以及詩歌,其實也可以將這一冊關于江南的小說,看作是另一種形式的研究,保存了一段江南的印跡,情感與思想。

——吳震

記得當年在岳麓書院,那篇題為《失戀的楓香樹》的小說師生們都在看,都在猜,到底是哪個女生寫的,沒想到卻是天杰君!如今那老楓香樹已經在風雨之夜倒掉了,幸好在這小說里,還留下了一段美好的記憶。

——肖永明

他眷戀著那種可以放任情感流淌的書寫快意,眷戀著在一段人生、幾許情思夢幻中的馳騁,眷戀著那種寫著玩寫著樂的自由自在,一個人在其精神世界里,總要有幾分浪漫的虛幻存在那里。

——徐自谷

天杰喜歡用詩的語言去描摹心理和景致,你去讀他的小說,有時候甚至感覺不到那是小說。他又偏偏喜歡以女性的口吻來講故事,以至于他所有的描寫都如此細膩、凄切、委婉、動人。

——陳偉宏

張君是我在故鄉小鎮最早的好友,我們在那里渡越了沉悶的九十年代,又相繼出走。詩和小說,是我們認知世界的不竭源泉,也是指引我們最終出走的隱秘窄門。

——沈木槿

后記摘錄:

       偶然,與幾個老朋友,也會說起,自己曾經寫過幾篇小說,似乎與曾經寫過幾首新詩一樣,都是有點害羞的樣子——這個事兒呀,也就你們知道;這個事兒呀,也就是所謂小時候的營生,近于賈寶玉調弄胭脂花粉。事到如今,則十多年過去了,胭脂褪色,花粉飄零,曾經虛構得自以為美輪美奐、生生死死的情節,都已經忘卻了。也許也有一絲因緣,翻開塵封的冊子,讀讀那幾篇小說,似乎是陌生的文字,別人的故事,似曾相識的感慨,也要到夜深人靜,方才漸漸涌來了。


        如果一定要自己給自己一個定性,我是一個什么樣的人,恐怕最為確切的便是“書蠹”二字。從小生長于鄉野之間,卻是四體不勤五谷不分,肩不能擔手不能提,百無一用。所謂的書香人家,也可以沾得一點邊——流淌了兩千多年的西施、范蠡曾經渡過的語兒涇,她的一條支流灣過我們村,灣里村,張姓是大姓,按照小孩子的說法,老早以前,村前村后,所有的田地都姓張,張家出過名畫家、名中醫,還有一個也算有名的教師之家,就是我家。小時候家里有幾箱書,長大了還是喜歡買書,愛書勝過愛老婆,這個話只能在書友之間悄悄說說,但也是事實。讀書,最喜歡的還是小說,讀得多了,便也手癢起來,總想著一試身手。后來讀歷史,便想寫歷史小說,類似《李自成》;讀哲學,便想寫哲理小說,類似卡夫卡。再后來就是讀歷史,寫論文;讀哲學,寫論文;偶然讀了點文學,也寫成了論文。硬生生做了學究,文字也就干澀了,情感也就寡淡了。


       所以呢,這一小冊子里曾經的小說,或是說虛構類的文字,也就顯得略略有那么一點珍惜的可能,略略有那么一點價值,一段人生,幾許情思。如果有人問我什么文體最好寫,最自由自在,自然不是學術論文,而是小說。現實世界容不得白日夢,如夢似幻的奇思妙想,心心念念的成為誰誰,成為男人或者女人,今人或者古人,也只有在小說這個文體里頭,可以虛構得甜蜜蜜的,或者凄慘慘的,什么都可以,信不信由你。不敢說寫得好,寫得感動人,其實只要感動了自己,也就夠了。


       這里的所謂小說,最早的寫于2003年,所謂“非典”時期,虛實相間的網絡世界向我打開,好多一直到現在的朋友就是那時候認識的。那時候搞個小說接龍,寫著玩,寫著樂,于是有了第一次試水,寫了幾段東西,留下來的就是《“非典”時期的愛情》,似乎情節基本完整吧。再后來,網下的征文比賽,幾處報刊的發表,諸如《血紅的桑樹林》《柳葉與桃花》《江南可采蓮》等幾篇,也得過不錯的獎項,發表出來在座談會上也引來幾個老師的鼓勵。當然,更多的興味還是來自網上,大多的小說,都曾在幾個網站上連載,所謂的“頂”,所謂的“加精華”,都是不得不寫下去的動力,再如《藍》這個日記體的小說,點擊量曾經也是過萬的。一不小心寫完的小說大概也有近三十萬字了,至于想了一半寫了一半的則更多,有的未曾保存下來,有的連名字也忘了。留著的,最長的一篇,大概十二萬字,名之曰《十二種顏色的彩虹》,完成于時空轉換的2006年的夏末秋初,以六個短篇組合為一個長篇,似乎蕪雜得很,故將其中的兩篇留存,也即《楊柳愛》與《西風恨》。后來忙著讀書的時候,又是因為網絡的緣故,為了活躍一個讀書網站的氣氛,又將聽來的故事瞎編了一氣,以“楓下一人”為網名發布,“一人”者“伊人”也,當時有許多女生認為必定是個女生寫的,這便是《失戀的楓香樹》,一位幾乎從不讀網絡小說的老師說,這是他讀到過的最好的網絡小說。再后來,偶然也會與同學一起“同題”寫作,比如湖南省2008作文題:“天街小雨潤如酥,草色遙看近卻無”,根據韓愈詩中你讀出的意境和哲理寫一篇議論文或記敘文,于是寫了一個《天街小雨》,模擬唐人故事,還有《踮起腳尖》與《早》,也是如此,千字左右的所謂小小說,也將之收集在一起了。


        收集成了個小冊子,還是取名《江南可采蓮》。是的,蓮,當是世上最為奇妙的花了,在東方文化里頭總是意味深長。這小冊子曾打印過不多的幾冊,有老朋友索看,也不舍得拿出來,所謂敝帚自珍,真的只是“敝帚”而已。不過心里還是留存一個念想,如果將來那天有空了,還可以再寫寫小說,比如與朋友說起過的《長沙,唯有夜色不負今生》,情節都虛構了千百遍,如果這個寫出來,當不是“敝帚”,而是“洛陽紙貴”。當然這樣的念想,此刻就說出來,諸君只好當是笑話罷了。

2017年5月3日

    作者的其他書兩種推薦:

其一,新詩集《語水詩草》

其二:讀書隨筆集《霧豹集》


     歡迎訂購鄙人的毛筆簽名版(無經濟收入的學生可贈送,另有互贈圖書等往來親密的書友,直接索要即可,不必見外),感謝!感謝!

定價:
1、《江南可采蓮》,30元
2、《霧豹集》,20元
3、《語水詩草》,5元



收藏收藏 微信分享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  • 您可能感興趣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 返回列表

查看:392 | 回復:0

崇福網-崇福門戶網,集本鎮新聞,招聘信息,商業信息,房產信息等為一體的門戶論壇,我們是崇福鎮最具時效的信息交流服務平臺。
關于我們
網站簡介
發展歷程
聯系我們
本站站務
友情鏈接
新手指南
內容審核
商家合作
廣告合作
商家入駐
新聞合作

手機APP

官方微博

官方微信

聯系QQ:884429118 地址:浙江省桐鄉市崇福鎮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 ICP備案號: ( 浙ICP備11026809號-2 )
Copyright © 2014-2018 Comsenz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  Powered by Discuz! X3.4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波克捕鱼充值618技巧